本報記者趙穎慧長沙報道
  1月27日,離除夕只有幾天了。長沙的街頭,路人行色匆匆,趕著回到溫暖的家中。但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的“家”,是不漏雨的橋洞或避風的街角,是天橋下的一床鋪蓋。春節意味著廢品店關門,收入減少——他們是城市的流浪者。馬年春節降至,他們準備如何度過?記者來到城市中心的天橋下,探尋他們的生活。
  流浪者:陳爹爹87歲
  一天三頓吃的都是面
  1月27日下午3點,長沙市中心一座立交橋下,光線昏暗,陰影里,十多床鋪蓋靠牆捲起。
  一位老人盤腿坐在自己的“床”上,不時側臉咳嗽。“床”邊的紙盒裡,放著十多個藥盒。
  義工阿萊已照顧老人近2年。他告訴記者,老人叫陳道生,87歲,頭腦清醒,只是耳朵不好使,還患上了哮喘。
  “小時候,我是家裡唯一的兒子,父母很溺愛,我也很調皮。”陳爹爹說起過去,眼神放光。
  如今,87歲高齡的他,獨自一人流浪長沙,四個姐姐都去世了。他床邊放著一袋麵條,一個酒精鍋,“早上吃面,中午吃面,晚上也準備吃面。”陳爹爹張開嘴,指著只剩三顆門牙的嘴說,“咬不動了,只能吃面。”
  當記者問及如何過春節時,陳爹爹搖搖頭說,“沒啥好過的,吃個面,湊合過。”
  流浪者:謝方招82歲
  廢品店關門了,沒了收入
  82歲的謝方招,佝僂著背,扛著一個大麻袋,顫顫巍巍地走回這處天橋下,走到他的鋪蓋旁。
  “哎,廢品店都關門了,沒地方賣了。”說起這些,他左眼發紅,不時流下淚來,“一個塑料瓶一般可以賣6分錢,好的時候,一天可以賺20多塊錢,不好的時候,只有幾塊錢。現在我只剩下50塊錢了,怎麼辦喲……”
  穿著一身綠色軍大衣的謝方招說,他當過兵,種過地,是瀏陽人,一生未婚,“本來家裡要給我說一門親事的,但我覺得自己太窮了,沒法結婚,就出來了。”
  問及春節如何過時,他笑了笑說,“還能怎麼過?在這橋下過唄。”
  流浪者:王遠生74歲
  吃不飽肚子,仍關心“國家大事”
  謝方招的“隔壁”,住著74歲的王遠生(化名),他說,他和謝方招關係最好,“小年夜那天,我們一起去下河街吃了個30塊錢的火鍋,一人花15塊。”
  王遠生戴著金屬邊框老花鏡,穿著黑色夾克,拿著一臺手機,與其他流浪者截然不同。
  他外套口袋里插著一張報紙,拿出來一看,是一張《環球時報》,“花一塊五買的,我比較喜歡看軍事和國際關係方面的新聞。”
  他告訴記者,他曾是廠里的工人,上世紀80年代下海經商,40多歲時開了一家工廠,做精幹麻加工,還遇上了比自己小20多歲的前妻,生下一個兒子。但工廠只存在兩年便倒閉了,他與妻子離婚,凈身出門。如今,他睡在天橋下,每天靠拾荒或幫人寫字獲得微薄收入。
  儘管與前妻和兒子同處一個城市,但他和他們已十多年未曾謀面,“我現在從不去河西,怕遇見以前的熟人。”
  關於春節,他說,“自己過,不會去打擾他們,算起來兒子現在應該有27歲了,不知道有沒有結婚……”
  [愛心徵集]你是否願幫他們做一頓年夜飯
  春節,城市裡的人們逐漸散去,踏上回家的歸途,但流浪漢們無家可歸,留守在城市的天橋下。
  長沙仁樂公益組織關心流浪漢已兩年多,準備1月29日為他們送去豬肉、小菜等物資,幫助他們做一頓熱氣騰騰的年夜飯。如果你也願幫他們過一個溫暖的除夕夜,可以加入QQ群279976789,參與“愛心年夜飯”的活動。
  (原標題:流浪漢的春節:留守城市天橋下)
創作者介紹

qv68qvkw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